欢迎访问华北历史网,华北历史网为广大网友提供历史百科,中国历史,世界历史,野史秘闻,文史百科,历史故事大全应有尽有,写历史人物简介,生平,人物故事及大事件年表文章等各类历史.移动版

中国古代史上有什么戏剧性的历史事件

时间:2021-02-22 09:56编辑:food

历史的戏剧性
  ——读《中国皇帝的五种命运》有感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【作者】肖复兴

  今年,历史书在书市里格外走俏,光说明史的书就有多本,难怪有人戏称“今年是‘明’年”。历史的大众化,似乎从来没有如今这样火爆过。

  我们中国的大众似乎天生就愿意和历史亲近。戏曲和话本小说是一般大众的历史课本。历史的故事性成为历史最重要的外在包装和内在沸点。大众热衷于历史故事,尤其是皇宫皇帝的故事,说古论今,讲究的一是娱乐功能,拿历史给自己解闷;一是醒世作用,如今北京现存的最老的阳平戏楼里,还保存着明末书法家王铎写的“醒世铎”的匾额,即是如此。

  在北京大栅栏里的三庆戏院的戏台前曾经有一副抱柱联:“假象写真情,邪正忠奸,试看循环之理;今时传古事,衣冠粉黛,共贻色相于斯”。这里所说的“循环之理”,即其醒世作用;“色相于斯”,即其娱乐功能。无论哪一个角度,大众历来是把历史当成故事来读,当成戏来看的。戏和历史,是大众互读的一面镜子。

  如今,历史书之热,走的是同一条路子。历史的大众化,大概应该从电视剧“戏说”开始,“戏说”显示了历史大众化中“色相于斯”的一面。“戏说”之滥,让不少人不满足或不满于这样一脉历史书写的通俗化甚至庸俗化,开始有人尝试历史文化兼文学化的书写,不仅是历史的演义,还希望重述历史而重振“醒世铎”之风,强调历史和现实的关系,即“循环之理”。

  最近,我读到的张宏杰的新书《中国皇帝的五种命运》,即属于后者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即使后者,叙述的基本策略和路数,仍然是“戏说”一脉的延续,只不过,这里的“戏”,更多的排斥了“戏说”中野狐禅式的“戏”,而增加了戏剧元素中的“戏”而已,仍然以故事性和戏剧性作为召唤读者归来的黄丝带。

  张宏杰的这本书,也是把历史当成戏来对待来处理的。

  在第一章写王莽中,开篇不久,当王莽加九锡之后七个月,在长安附近挖井挖出一块石头,上面赫然刻有“王莽为皇帝”字样的时候,作者便急不可耐地写道:“这出历史大戏,马上就要接近高潮。所有的人都屏息静气,整个剧场出现了可怕的寂静。”

  在第二章写隋炀帝要强奸文帝的宠妃,文帝妃血溅屏风惨死一节后,作者又写道:“简直成了一部强奸的大片。”

  最富象征意味的莫过于第四章写明正德皇帝在宫里开自由市场,命太监扮演小贩,皇帝自己扮演和小贩讨价还价的市民,和市井中爱演的宫廷戏相反,皇帝反串一场市井通俗戏。作者特别指出这出戏的反讽意义:“皇宫是天底下最不自由的地方……这里每一寸空气里都充满了禁忌,每一寸地上都长满规矩,每一举手一投足都必须斟酌再三,生活在这里的人,生活得按照事先写好的剧本进行,宫里头无论上上下下全是假的,像一台戏。”

  注重历史的戏剧性,是历史大众化热潮中赢得读者最便捷的通道,懂得读者爱吃这一口,当然就要上这道菜。不过,过于历史戏剧性的书写,很容易让读者对那样的历史生疑。在这部《中国皇帝的五种命运》中,从先进模范到乱臣贼子的王莽、生前只顾宏图大业死后却差点无葬身之地的隋炀帝,命运与性格如此大起大落的戏剧性转折,戏则戏矣,却未能缝若天衣,足以令人信服。

  在这部书中,作者的叙述方式是文学的,他注重细节、性格和戏剧性;叙述的姿态是主观的,多激情的议论。有不少精彩的议论,正好吻合了读者对历史能够给予现实观照的情结,以及读者自己借助历史浇注胸中块垒而指点江山的内心诉求。作者在这本书中说道:“没有哪个民族比中国人更重视历史,中国史书的浩繁,为世界所仅见。然而,也从来没有哪个民族像中国人这样在历史中肆无忌惮地造假,与其说中国古代历史是一个记录的过程,不如说主要是一个抽毁、遗漏、修改、涂饰和虚构的过程。”这段话说得有意思,在历史书写的通俗化和历史的大众化的今天,在如此多且热的历史书中,在我们重视历史,重写历史的同时,会不会重新出现对历史的抽毁、遗漏、修改、涂饰和虚构呢?

本文标签: 古代史 戏剧性 历史事件

上一篇:二战带来的影响英语作文120词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