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华北历史网,华北历史网为广大网友提供历史百科,中国历史,世界历史,野史秘闻,文史百科,历史故事大全应有尽有,写历史人物简介,生平,人物故事及大事件年表文章等各类历史.移动版

宋朝和明朝都是以文制武,为何结局却不一样?

时间:2021-01-28 08:06编辑:food

首先大明没有像大宋那样刻意的压制武将。

宋朝和明朝都是以文制武,为何结局却不一样?

明朝前期武臣地位是比文臣更加尊贵的,从太祖太宗的太庙配享的大臣来看,除了姚广孝,都是武将配享太庙。而嘉靖九年,廖道南建议下还罢除了姚广孝的太庙配享,把姚广孝从太庙移到了大兴隆寺,当然了,后面把刘基又抬入太庙,但是位置也是最末,比不上各位武将。而且刘基不能把他当纯粹的的文臣看,虽然他是文臣,但是是开国唯三有爵位的文臣(另外两个是李善长,汪广洋)。大明惯例是文臣不封爵位,开国特例,以及后来封爵的文臣都是靠军功。除了徐有贞靠夺门之变获武功伯,杨善封兴济伯类似这种特例虽然有,但不久就被革除爵位没有世袭,基本上就不存在文人封爵的特殊情况了。

宋朝和明朝都是以文制武,为何结局却不一样?

嘉靖九年,以廖道南言,罢姚广孝。十年,以刑部郎中李瑜议,进刘基,位次六王。

宋朝和明朝都是以文制武,为何结局却不一样?

嘉靖九年,世宗谕阁臣曰:「姚广孝佐命嗣兴,劳烈具有。顾系释氏之徒,班诸功臣,侑食太庙,恐不足尊敬祖宗。」于是尚书李时偕大学士张璁、桂萼等议请移祀大兴隆寺,太常春秋致祭。诏曰:「可」。

宋朝和明朝都是以文制武,为何结局却不一样?

而且这种配享不让文臣入选的做法更是让文人不满,乃至于提出抗议,天启元年李宗延要求文臣配享太庙都被拒绝,此时距离明初也有200多年,文臣仍然进不得太庙,真的是悲催。

天启元年,太常少卿李宗延言:「前代文臣皆有从祀。我朝不宜独阙。」下礼部议,不行。

而在太祖年间,谥号更是武将特有,文臣不得谥。

国初赐予谥号,惟公侯伯都督,凡勋戚重臣有之。文臣有之,始于永乐年间,然得之亦鲜矣。

至建文谥王祎,成祖谥胡广,文臣始有谥。迨世宗则滥及方士,且加四字矣。

除此之外,开国武将大多都和朱元璋有姻亲关系,比如宁国公主嫁给了汝南侯梅思祖之从子梅殷,汝宁公主嫁给了吉安侯陆仲亨之子陆质,福清公主嫁给了凤翔侯张龙之子张麟,寿春公主嫁给了颍国公傅友德之子傅忠,而卫国公邓愈之女为秦王妃,魏国公徐达三女为燕王妃,代王妃和安王妃,宋国公冯胜之女为周王妃,定远侯王弼之女为楚王妃等等等等,明显可以看出朱元璋在和开国武将刻意的多加联姻。

连宣宗都感慨,我大明对武将礼遇甚厚。

上曰:我国家待勋臣礼意尤厚,太祖皇帝开国功臣,太宗皇帝靖难功臣,子孙世袭其爵,年幼者给全俸养之。置武学,教之书史。稍长,俾习武艺。俟其成人,然后任以事,著为令典。

嘉靖年间文臣郑晓也感慨太祖对武臣之厚重于历朝历代。

昔西汉定元功十八人位次;东汉云台三十二人;唐凌烟二十四人;宋昭勋崇德十人,皆托褒扬于位貌而已。太祖之庙庭侑享,则以血食褒扬,其报答最重,其礼仪最隆矣。

国家为武将养儿子,免费提供教育还世袭爵位,还压制武将?不可能的,而以文制武的说法在明朝不太合理,应该改为文武相制,这实际上也不是太祖定下官制,而是后面逐渐演变而来的。

虽然太祖考虑到大都督府权势过重将其一分为五变为五军都督府,实际上是为了避免兵权过于集中,但是给了兵部可趁之机,暗地里谋取五军都督府的权力,到了永乐年间使得五军都督府变成了一个空壳。

(明初)凡天下将士, 兵马大数,荫授,迁除,与征讨进止机宜皆属之。(洪武)十三年分大都督府为五军都督府,见者以为品秩如其故者,而兵部阴移之,其权渐分矣。至永乐而尽归之兵部。所谓五都督者,不过守空名与虚数而已。

在中央五军都督府作为一个重要的军事机构权力尽丧,这也就罢了,从永乐开始,在军事权力上大明真正实现了“三权分立”。

其一就是在各地设置总兵官的同时,一并设置了镇守内官,而在宣德年间又增加了镇守,巡抚文臣,这样一来地方上的军事体系就形成了“武官,内官,文官”三个部分,为了实现相互制约,避免地方总兵官权力过大。

兵部权力的扩大,五军都督府的衰败,内官,文官,武官三权分立的形成,都在不同程度上的削弱的武将权力。这也是由于武将权力太大所致,但大明的目的也只是相互制约,也提不上说文臣真正压制了武将。

在永乐以后。地方三司政府(布政司,按察司,都司)完全被新逐渐形成的三堂机构(总兵官,镇守中官,巡抚文官)所代替,而巡抚则是三堂权力机构的中心,名义上的地方军政最高长官,在景泰以后逐渐制度化,地方化。这大概就是题主觉得大明以文制武的原因,因为巡抚是要压总兵官一头的,但是这两者之间属于平级关系,在大明,没有任何一种权力能够不受制约,包括巡抚,他和总兵官,镇守中官之间也是相互制约,而非他压制总兵官,总兵官却毫无反抗之力那种意思。

当然了,兵部总揽兵事,当然是各级武将的爹,你要说拿这个说大明以文制武,那我也没话说。

至于另一个让大家争议的就是总督是否是以文制武的体现,实际上总督和巡抚一样都是临时性差遣官职,一开始正统年间就是单纯的为了解决军事问题而在边疆设置总督,就和巡抚的产生一样,巡抚就是为了整治各地官吏腐败问题而出现,最后却变成了常设官职。说是刻意的以文制武根本就是无稽之谈。

正统七年开始为了平定麓川让王骥总督云南军务,而后在边疆地区广设总督,如宣大总督,蓟辽总督等等,都是为了应对正统年间恶劣的军事情况。到了成化年间,边境设总督始为定制,并节制总兵官,巡抚,也不是单独针对总兵官,而是为了更好的应对边境局势。而总督和巡抚一样任用文官属于惯例,但也有特例,比如正德五年,太监张永总督宁夏军务,武宗不循惯例,不按常理出牌是正常事。

十年春,廷议设总制府于固原,举定西侯蒋琬为总兵官,越提督军务,控制延绥、宁夏、甘肃三边。总兵、巡抚而下,并听节制。

所以综上所述,我认为大明并没有刻意的有什么以文制武,相反,虽然从开国初期到后面武将权力不断削弱,也不是强行说用谁去压制谁,而是权力的相互制约。并且由于特殊情况的出现,某些临时性差遣官职地位上升,制度化以后,才显得武将没有多少权力。

上一篇:明朝和宋朝比起来,谁更强大?

下一篇:没有了